By -迈娘

  “沓码仔”老乡的反击

  本报记者 张蕊 发自北京

  与张新明发生赌债纠纷的武全旺、朱亮等人指称,在被河南警方通缉期间,张新明不但没跑,反而经常和警察在一起,调用司法公权力为自己催讨赌债。

  “通缉犯”带着警察抓人

  今年3月7日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无罪后,武全旺一直在积极筹备反诉张新明利用司法诬告陷害及敲诈勒索。自2010年9月28日被张新明带警察在深圳抓获至此,武全旺已经失去自由一年半多……

  “张新明对太原市公检法的操纵,已经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武全旺说。2010年9月28日带警察在深圳抓武全旺时,张新明事实上已于9月10日被河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应该处于在逃状态。对此,张新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是报案人。此前,通过古交市公安局,张新明已经对武全旺玩过一次“捉放曹”游戏。

  尽管同为古交人,相识40多年,但武全旺和张新明真正结交则始于2005年后。通过煤焦成为山西首富的张新明到澳门赌博,碰到早年也曾开过小煤矿的老乡武全旺。此时,武全旺从事的是一种被澳门当地人称之为“沓码仔”的生意。

  张武的纠纷源于张新明的一次“托底”。当时武全旺作中间人,张新明在澳门托另一个叫王利平的山西煤老板底,作为山西仅有的两架私人专机持有者,两人互不服气,台面都铺得很大。结果,张新明先赢了6000多万元,后来一次输了4000多万元,赢了的他认,输了的他不认,武全旺不答应,这成为2010年4月2日张新明到古交市公安局报案说武全旺诈骗的原因。

  从武全旺处要到4000多万元后数日,张新明又到澳门,托北京新兴医院院长朱明的弟弟朱亮底,还是要武全旺作中间人。据武全旺讲,这次,张新明输给朱亮1380万元港币,这成为张新明第二次到古交市公安局报案说武全旺诈骗案的导火索。

  武全旺介绍,张新明此次在澳门总共输了5亿多元,托他出面与朱亮协商,所欠赌债回内地后再给,朱亮同意。但张新明把武全旺约到太原,拿出一份早已拟好的合作协议要武全旺签字。武全旺回忆说,张新明说自己输多了,需要与武全旺合作洗码把钱挣回来。武全旺说,事实上,张新明自己也派马仔在澳门从事这个行业,只是他赌得太狠,存在赌厅账户用来洗码的资本还不够他自己输。

  时代周报记者拿到的这份《合作协议》显示,由张新明出资1亿港元,武全旺出资6000万港元,双方合作。这1.6亿港元投资被分为两期,张新明一期投资的5000万港元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打入朱亮账户的1380万港元,另一部分则打入双方指定账号。

  但两人的合作后来却并未启动。张新明在后来的一份证词中称,签订《合作协议》后不久,他派人去澳门考察,发现武全旺未进行任何投资。张新明在澳门的代表杨朝辉也认为武全旺无合作诚意,就将3000多万港元还给张新明。


上一篇:秋天最暖的牵手 彭山22岁警察小哥牵问路太婆过马路
下一篇:深圳民警无偿借金属衣给澳门击剑队 滚动 南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