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迈娘

  近日,有私募基金投资者爆料,2012年2月~2012年6月期间,诺亚财富承销了联创投资(833502,OC)旗下公司常州永宣资源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发行的私募基金(以下简称永宣基金)。多位投资者相信其“高回报”、“专业团队”等宣传选择了投资,但基金在黄金矿产等投资上却出现严重失利。

  私募基金投资者称,在永宣基金所投项目出现了采矿证缺失、只有探矿证没有采矿证或环保手续不符合等多种技术失误,所签回购协议无一履约,致使基金已到期限却无法退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永宣基金所投资的内蒙古彤力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彤力矿业)金矿项目疑似属于上述情形,该企业在内蒙古武川县附近拥有三座矿场,但都因近年来环保政策执行力度趋严而纷纷停产或被拆除,公司也身负巨额欠款,已经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

  三处矿场近年陆续关停

  根据私募基金投资者提供的资料,2018年1月,永宣基金介绍称彤力矿业拥有3张采矿权证及11张探矿权证。经记者调查,彤力矿业共计有三处矿场,均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武川县境内,但其中两处的采矿权证已于近期被公告注销。内蒙古自治区国土资源厅6月8日发布的2018年第36号公告显示,依据政府方面对于内蒙古大青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工矿企业退出的相关方案,彤力矿业大青山金矿、卯独庆金矿的采矿许可证被予以公告注销。

  通过向武川县境内多个矿产企业以及武川县环保局、发改局等政府部门求证,上述被注销采矿权证的大青山金矿以及卯独庆金矿已经停产。彤力矿业的一位管理层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其在大青山自然保护区内的两处矿场已经完成退出及环境治理。

  彤力矿业尚存一处不在大青山自然保护区范围内的矿场,公开资料显示,该矿场位于武川县哈拉合少乡后石花村附近。10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距离武川县城80余公里的后石花村附近,探访彤力矿业后石花矿场的经营情况。

  由于没有找到公开披露的矿场确切地址,在几经周折后,循着一条布满碎石、看似已久未有车通行的道路,记者找到了群山深处的后石花矿场。虽然通行道路已经损坏,整个矿区也人迹稀少,但偌大的矿区依然基础设施齐备,供工人居住的平房、矿井设施、水塔等一应俱全。

  留守在后石花矿场的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该矿场已经停工三年,一直未收到恢复生产的通知,目前仅余不足十人看守矿场。

  据该负责人回忆,在十余年前,彤力矿业经招商引资前来武川县后逐渐成为当地纳税大户,各个矿区员工人总数曾高达五六百人,仅后石花矿区就有超过一百多名员工,在纳税、拉动区域经济、解决就业问题等方面为武川县做出了贡献。

  据前述彤力矿业管理层人士介绍,后石花矿场是该企业自武川县国营企业处承接来的,承接后公司共计耗费六千万用于偿还工资、银行贷款,而由于矿产资源开发周期较长,正常运转时也只是能够“维持”生产,仅略有盈利。自2015年9月起矿场停产整改,仅于2016年在县政府的同意下恢复生产一个月,此后又一直处于停产状态。

  监管部门对复产持悲观态度

  不在大青山自然保护区内的后石花矿场为何停产多年?2016年11月,民主与法制网报道称,停产原因在于彤力矿业环评未经验收、尾矿库未经环评。就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武川县环保局两位相关负责人了解到,2016年关停之后,彤力矿业后石花金矿补充了环境评价手续,安全生产检查方面也已经过关。

  前述彤力矿业管理层人士向记者表示,该公司旗下三个矿区均位于老矿山,之前在证照不全的情况下可以正常生产,但近年来政府部门对于境内矿产企业的环保要求趋严,由于该公司后石花矿场环评手续不全,曾于2015年9月停产。之后公司斥资几百万元进行整改,但未获相关部门验收,且相关部门未予反馈。随后,2016年起武川县内矿产企业陆续停产,仅个别企业在政府同意下恢复生产,彤力矿业就是其中之一,但在其环评手续不全被媒体曝光后,后石花矿场再次陷入停产。

  该管理层人士向记者坦言,后石花矿场恢复生产的可能性不大,一来环保相关手续迟迟未获通过,二来呼和浩特市关于大青山区域内矿产企业退出的要求十分严格,因而后石花矿场命运难测。

  据《内蒙古日报》今年6月报道,6月12日,呼和浩特市发布《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关于全面停止大青山山脉呼和浩特市境内矿山企业勘查、开发建设活动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规定从即日起,全面停止大青山山脉呼和浩特市境内矿山企业勘查、开发建设活动。

  不同于此前仅仅要求在大青山自然保护区内的矿山企业退出,这一《决定》要求位于呼和浩特境内大青山山脉的矿山企业逐步有序退出,且严禁在大青山山脉呼和浩特市境内新设任何矿业权。这一说法已得到了武川县环保局一位负责人的证实,但该负责人也向记者坦言,《决定》中“大青山山脉”区域的划定尚不明确。

  该武川县环保局负责人表示,凭借生态多样性等优势,近年来大青山由省级自然保护区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政府方面对环保政策的执行也日趋严格,大量企业不得不自行或被强制清退。

  该负责人还补充道,由于已开发多年,武川县内矿产资源的开采难度上升、品位下降,同时矿产开采需要动用大量人力资源,牵涉到工程承包方等第三方,大多需签订长期协议,在对矿场经营可持续性存疑的情况下,一些企业也因难以承担风险而不愿生产。

  

  彤力矿业已无收入来源

  无论是什么原因使得彤力矿业所拥有的矿场逐步关停且难以再恢复生产,其不得不面对没有任何收入来源且背负大量外债的困境。

  前述彤力矿业管理层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该公司在大青山自然保护区内完成环境治理工作后,政府方面将企业此前每年缴纳的环境治理保证金退回,但并未协商补偿事项,而彤力矿业在大青山自然保护区内的矿场投资过亿,停产后损失难以弥补。

  彤力矿业并非唯一面对上述境况的企业,武川县境内被清退的另一矿山企业向记者反映,被清退的企业总数达五六十家,由于没有收入来源同时没有补偿款,企业恢复治理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有的企业负责人甚至用“名存实亡”来形容企业现状。不过,武川县环保局负责人表示,按照“谁开发谁治理”的原则,企业需要承担治理责任。

  此外,记者在彤力矿业后石花矿场现场了解到,负责看守矿场的部分工人已有两个月未结工资。一位工程队留守员工介绍,彤力矿业陆续欠下其所在工程队数百万元的工程款项。前述彤力矿业管理层人士坦言,后石花矿场目前累计欠款达数千万元。“现在比较困难,没有任何来钱的地方。”


上一篇:刘士余主席在中国基金业20周年论坛上的致辞
下一篇:旭日映衬港珠澳大桥 风景秀丽迷人